因没钱支付薪金而被迫转让顶级俱乐部?苏宁太子张康阳梦断国际米兰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yksuc.com/,帕尔马

1月25日,据意大利媒体报道,由于薪金支付的巨大压力,苏宁无奈之下很可能同意以7.5亿欧元的价格卖掉国米,而英国的私募BC Partners大概率会是国米的未来东家。

不过,报道称私募公司BC Partners或许无法单独完成对国米的收购,这家公司非常有可能与美国的Ares基金合作,允许Ares进行介入并取得少数股份。

BC Partners是一家英国私募,在欧洲和北美拥有230亿欧元的管理资产,涵盖私募股权,信贷和房地产。Ares基金则位于美国,其管理的资产超过1490亿美元,主要涉及信贷、私募股权、房地产业务。

据此前报道,苏宁只打算卖掉国米少数股权,并保持对国米的控制权,而随着薪金支付的压力,苏宁最后仿佛只能放弃了这个打算。

自疫情以来,国际米兰就进入了严重的资金紧张状况。2020年下半年,国米为了缓解资金流危机,只发了两个月薪水,其余一律推迟到2021年再发。但现在,意大利足协要求国米在2月16日前付清所有拖欠的薪水,否则将可能被罚分。

而且,对苏宁来说,其在接手国际米兰之后,还发行过两笔合共约4亿欧的债券,都将在2022年到期。资金压力下,苏宁只得加速寻找买家,甚至忍受低价转让。

众所周知,国际米兰,在中国是最著名的欧洲顶级俱乐部之一。自中央电视台开播意甲后,国米就是第一批进入中国球迷心灵的球队,国米的当家球星海报常年贴在球迷床头。

当年6月,张近东花了2.63亿欧元买下了国际米兰俱乐部(下称国米)68.5%的股份,成为国米大老板,也让无数国人叫好。

2018年,张近东之子张康阳接棒,成为了球队掌门,当时27岁的他成为国际米兰俱乐部史上最年轻的主席。

“毕了业之后,我第一个项目做的就是投资并购国际米兰,我跟着几个85后、90后的苏宁人一起就做着这一份整个华夏大地没有人做过,也没有人敢做,甚至没有人敢说可以成功的一个项目……”

张康阳对国米的确非常上心,接手后对国米比赛几乎场场不落。上任不久即从国米死敌尤文图斯那里,挖来功勋经理人马洛塔。2019年国米赢下德比时,身为主席的他与管理团队忘情庆贺的姿态,也打动过很多球迷。

2020年11月,国际米兰公布了2019-20赛季财报,亏损1.024亿欧元。亏损原因即是中国赞助的退潮,加上疫情下票房全失,转播收入缩水,意大利减税优惠食言等。

体坛周报指出,国际米兰已算不上有吸引力的一流俱乐部品牌,没有自主球场,球衣赞助额不高而且年限长,进欧冠非常吃力,进去后连续三年小组出局,队中具有巨星潜质、能包装高价抛售的球星少,最值钱的球员、估值过亿的伊卡尔迪,又因为闹事不得不冷处理。

而且,新冠疫情在欧洲有着反扑的迹象,2021年国米可能还将面临更严重的亏损,及时止损可能是更好的选择。

2020年末,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在谈到苏宁下一个十年时称,将聚焦零售主业,“必须要学会做减法,只要不在零售赛道、脱离商品和用户,都要大胆调整,该砍的砍,该转的转。”

国际米兰就属于该砍的部分了。而那句“华夏大地没人敢做,没人敢说可成功”,在今天看来也成为了业界笑柄。

外媒曾做过统计,若考虑注资和赞助投入,截至去年6月末,苏宁在4年里已累计在国米上投入超过6.25亿欧元(约合49亿人民币)。

截至2020年3季度,苏宁易购合并口径负债总计1361亿元,有息债务规模逾700亿元,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46.16亿元。

借出来的债是要用业绩来还的,但疫情打击下,苏宁2020年的业绩并不好看。截至去年三季度,苏宁易购营收下滑了10.02%至1808亿,净利下滑了95.4%至5.47亿。

大意是16苏宁01这笔债就要到期,苏宁希望把这笔旧债全额置换为新债“21苏电置”,债券年息照付不误,相当于“无还本续贷”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若持有人不答应这个方案,苏宁就得按期偿还38.7亿的本金。

苏宁本身都自顾不暇,又怎么来支撑“太子”张康阳的国米梦想?5年过去,张康阳手上的国米终归只是大梦一场,来到了退场时刻。